嘻嘻看书 - 同人小说 - 【all饮月/r18g】女高遇害记在线阅读 - 死日輪回幽闇並葬电車

死日輪回幽闇並葬电車

    今日放学时间有些迟了。

    丹枫这么想着,看着洒在桌面上红通通的阳光,如此想到。

    "小恒?该走了。"她看向依旧坐在桌上写着作业的meimei,轻声道。

    丹恒没有立刻回答她,只是微微点了点头,抬头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今日天气倒是不错,有个晴天,没有下雨,是适合步行回家的好日子。

    "我好了,走吧,jiejie。"丹恒站起身,一边收拾书包,一边拿起跌落在地面的本子。

    "这是……什么?"她好奇地捡起那本黑色的本子,疑惑道:"不是我的,jiejie,是你的吗?"

    丹枫走上前,细细瞧了一眼,摇头道:"不,这不是我的。你先放在书桌里,今天太晚,同学已经走光了。等明天再来问问吧。"

    "好。"丹恒乖巧地点点头,将黑色的本子放进书桌。她并没有好奇里面内容的想法。万一这是别人的秘密呢?丹恒可没有这种欲望。

    丹枫推开教室的门,等待着收拾好东西的丹恒,随后两人并肩一同离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一日

    两人看着回家的路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"路正在检修,看来今天是不能走回家了,小恒,我们还是坐电车吧。"

    眼下只能如此了。

    "好。"丹恒点点头,用手往裙子口袋里摸了摸,又转头看向jiejie,道:"我忘记带卡了,jiejie你有带钱吗?"

    丹枫闻言也掏了掏口袋,有些尴尬地说道:"真抱歉小恒,今天刚好就没有带……"

    "啊……"丹恒张张嘴想说什么,但又很快闭上了。

    因为,她看见一个鬼鬼祟祟的男人正朝她们靠近。

    "你是谁!"在那人即将把手搭上丹枫肩膀时,丹恒的手快速抓住了那人的手腕,并紧紧捏着,不让他有任何逃离的举措。

    "你误会了学妹!"那人忙大声道,"我不是坏人!"

    丹恒皱了皱眉,又瞧了那男人一眼。

    诶,这不是……

    "应星学长?"丹枫有些惊讶的道,手不自觉地捂住嘴巴,脸也渐渐发红。

    丹恒看着jiejie这样子,在心中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jiejie从一年前就开始暗恋比她大一届的应星学长了,她俩是现今都是高二的学生,应星如今也是最关键的一年,丹枫也只得将自己的爱慕藏在心底。

    "我只是刚才听到你们两个人没钱去做电车……"应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道:"我这里还有点,可以拿去用。"

    "啊……"丹枫有些扭捏地低下头,害羞道:"这……这怎么好意思呢……应星学长你费心了……"

    丹恒则是一脸冷漠地接过了应星递过来的钱,道:"麻烦应星学长了。这钱,今日放学时间有些迟了。

    丹枫这么想着,看着洒在桌面上红通通的阳光,如此想到。

    "小恒?该走了。"她看向依旧坐在桌上写着作业的meimei,轻声道。

    丹恒没有立刻回答她,只是微微点了点头,抬头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今日天气倒是不错,有个晴天,没有下雨,是适合步行回家的好日子。

    "我好了,走吧,jiejie。"丹恒站起身,一边收拾书包,一边拿起跌落在地面的本子。

    "这是……什么?"她好奇地捡起那本黑色的本子,疑惑道:"不是我的,jiejie,是你的吗?"

    丹枫走上前,细细瞧了一眼,摇头道:"不,这不是我的。你先放在书桌里,今天太晚,同学已经走光了。等明天再来问问吧。"

    "好。"丹恒乖巧地点点头,将黑色的本子放进书桌。她并没有好奇里面内容的想法。万一这是别人的秘密呢?丹恒可没有这种欲望。

    丹枫推开教室的门,等待着收拾好东西的丹恒,随后两人并肩一同离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一日

    两人看着回家的路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"路正在检修,看来今天是不能走回家了,小恒,我们还是坐电车吧。"

    眼下只能如此了。

    "好。"丹恒点点头,用手往裙子口袋里摸了摸,又转头看向jiejie,道:"我忘记带卡了,jiejie你有带钱吗?"

    丹枫闻言也掏了掏口袋,有些尴尬地说道:"真抱歉小恒,今天刚好就没有带……"

    "啊……"丹恒张张嘴想说什么,但又很快闭上了。

    因为,她看见一个鬼鬼祟祟的男人正朝她们靠近。

    "你是谁!"在那人即将把手搭上丹枫肩膀时,丹恒的手快速抓住了那人的手腕,并紧紧捏着,不让他有任何逃离的举措。

    "你误会了学妹!"那人忙大声道,"我不是坏人!"

    丹恒皱了皱眉,又瞧了那男人一眼。

    诶,这不是……

    "应星学长?"丹枫有些惊讶的道,手不自觉地捂住嘴巴,脸也渐渐发红。

    丹恒看着jiejie这样子,在心中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jiejie从一年前就开始暗恋比她大一届的应星学长了,她俩是现今都是高二的学生,应星如今也是最关键的一年,丹枫也只得将自己的爱慕藏在心底。

    "我只是刚才听到你们两个人没钱去坐电车……"应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道:"我这里还有点,可以拿去用。"

    "啊……"丹枫有些扭捏地低下头,害羞道:"这……这怎么好意思呢……应星学长你费心了……"

    丹恒则是一脸冷漠地接过了应星递过来的钱,道:"麻烦应星学长了。这钱,明天我会还给您的。"

    "哈哈哈。"应星笑着拍了拍丹恒的肩膀,笑道:"不打紧不打紧,学妹你不还也没事的,一点小钱而已。"

    "好。"丹恒点了点头,随后便拉着一脸不情愿地丹枫走向了车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"小恒!你干嘛呀!"丹枫不满地看了丹恒一眼,道:"明明刚刚可以多和应星学长待会的,怎么就这么拉着我走了!"

    "姐……"丹恒心虚地移开了视线,沉默了一会,道:"其实是我饿了,我想早点回家做饭。"

    丹枫被她这句话说的愣了愣,随后释然道:"唉,你怎么不早说!比起应星学长,还是小恒你更重要!"

    两人便立刻到售票口购买了两张车票,并快步走向了站台。

    "今天的人可真多啊。"丹枫感叹道。

    "也许是下班高峰时期。"丹恒看了一眼表,"很晚了jiejie,我们得赶紧回去了。"

    "好。"丹枫点点头,刚好此时电车已到,两人随着人潮涌入电车,看着门逐渐关上,列车行驶。

    因为电车上此刻已经没有座位,两人便只得站在一起,互相讨论着今日在学校的见闻。

    "诶?你是说景元学弟向你表白了!"丹枫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丹恒,道:"这么大的事情,我怎么不知道呢!"

    "因为是在楼梯拐角那。"丹恒解释道:"当时我恰好碰到他,他说有事找我,便拉着我去了更隐蔽的地方。"

    "然后呢然后呢?"丹枫问:"他和你直接表白了?"

    "倒也不是。"丹恒摇摇头,道:"他给了一封信给我,然后就走了。我回教室一看,才发现里面是一封情书,上面还放着几个巧克力。"

    "哇哦~"丹枫用一脸我懂我懂的眼神看着丹恒,道:"那小恒有想回应的心思吗?"

    "额……"说到这,丹恒的脸变得红扑扑的,她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,结巴道:"不……不知道……"

    "嚯嚯~"丹枫用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看着丹恒,道:"小恒害羞了,这可真是少见的表情呢!"

    "好了jiejie,列车到站了!"丹恒推脱道,于是急忙拉着jiejie往车门走去。

    两人并行下了站,在车门关上的那一瞬间,一道黑影无声地闪过。

    第二日

    两人看着回家的路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"jiejie,今天路也没有修好呢。"丹恒道。

    "啊,我知道啦。"丹枫苦恼地叹了口气,"又要坐电车了吗?不过今天我们走的比较早,也不会有太多人吧。"

    "这样说来也是。"丹恒思考了会道:"今日把钱还给应星学长了,而且我也带了公交卡,今天会很顺利的。"

    两人步行至车站,与昨日不同的是人流少了许多。两人都松了口气,道:"太好了,jiejie。这下不用那么挤了。"

    "嗯。"丹枫点了点头,两人一起走上了电车。

    "今天似乎有点奇怪。"丹恒看向丹枫,说道:"怎么感觉电车里有些闷闷的?"

    "有吗?"丹枫看了看四周,道:"是你感觉错了吧,我没有这种感觉呢小恒。"

    "没有吗……?"丹恒看了看四周,发现确实没有什么异常,但不知为何,总是有种喘不上气的感觉,是他的错觉吗?

    "对了,小恒今天有问问那本黑色本子是谁的吗?"丹枫问道。

    "没有……对不起,我忘记了。"丹恒闷闷地回答道:"jiejie,我真的感觉不舒服,我们快下车吧。"

    这时,对面一辆电车缓缓出现,随后又快速超过了他们所在的电车。

    丹枫瞧见meimei确实是有不舒服的迹象,于是拉着她走向电车门。

    "刚好快到站了,小恒你再忍忍吧。"丹枫安慰她道,随后又看了看窗外:"奇怪,怎么感觉天有点红红的?"

    "嗯?"丹恒闻言看了眼窗外,发现确实天气有点不对劲,刚好此时电车到站,两人赶忙匆匆忙忙回了家。

    第三日

    两人看着回家的路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"还是没有修好吗?"丹枫无奈地叹气。

    "又要坐电车了吗?"丹恒瑟缩了一下,似乎是想起昨天那不对劲的感觉,但此刻没有别的选择,他还是陪着丹枫去了车站。

    明明是同昨日差不多的时间,但车站此时的人相较昨日又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丹枫迟疑地看了一眼缓慢到站的电车,看着缓缓打开的车门,拉着丹恒走进了车厢。

    "今天有没有问黑色的本子的事情?"丹枫问道。

    "问了。"丹恒回答:"但是没有人认下。"

    "嗯……嗯?"丹枫刚想点头,就感觉到一阵不对劲。

    她也感觉到了一股沉闷的感觉,这时广播响起,声音黏糊糊的,令人不适。

    "欢迎乘坐……电车……"

    "到站……请在……左侧下车……"

    "快到站了。"丹枫拉起丹恒的手,她的脸色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这电车一定是有问题,现在最主要的还是……赶紧离开……

    当两人跌跌撞撞地跑向车门时,才发现本该打开的车门被封条死死封住了。

    "等……为什么?"丹枫只得看着列车停在她们熟悉的站台,但眼前的车门并未打开。

    "要坐过站了!"丹恒叫道:"jiejie,快去前面的门看看……"

    "好。"丹枫咽了咽口水,散落的黑色发丝也被汗水打湿,她拉着丹恒的手,一同朝前奔去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在车厢内狂奔,但坐在两侧的乘客却视若无睹,仿佛并未看见她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"啊!"丹恒脚底一崴,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"小恒!"丹枫惊叫一声,赶忙去扶她。

    "车子……启动了……"丹恒小声喘息道:"jiejie……我们坐过站了……"

    "大不了下站再下!"丹枫摸了摸她的头,安慰道:"我们再去前面看看,你小心点你的脚。"

    "好。"丹恒点点头,扶着丹枫的手艰难地爬起来,两人搀扶着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在又经过一列车厢后,周围的景色已经完全变化了,血红色的天空,孤零零的大桥,和……一辆缓缓驶来并行的电车……

    "那是什……么……"丹恒看清了对面电车上的东西,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"什么?"丹枫顺着丹恒的视线看去,也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对面的车厢中,两个同丹枫与丹恒长得一模一样的身影正死死地盯着她们,与她们的青色眸子不同,她们有着血红色的眼睛,露出诡异的微笑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她们的嘴唇动了。

    "逃、不、掉、的、"

    "来吧、成为、我们的、同类、"

    "永远、不要逃离……"

    说完这些话,她们的嘴角裂的更开了。

    鲜血从裂口流下,沾湿了她们的裙摆。

    "呵呵呵呵呵……"

    "哐哐哐……轰隆……"

    伴随着尖锐地摩擦声,电车快速驶离,只留下惊魂未定的丹枫与丹恒。

    "刚才那个是……我们吗?"

    "我不知道……那究竟是什么……"

    就在二人还未缓过神来,诡异地广播又响起了。

    "前方……到站"

    "如月车站……"

    "请乘客……左侧下车……"

    "如……如月车站?"

    电车渐渐停靠,这是一片被红雾所笼罩的车站,隐隐约约地,站台处似乎人头攒动,大大的车站牌上用血红色书写着。

    如、月、车、站、

    "呵呵……呵呵呵呵……"

    "欢迎来到……如月车站……"

    第死日

    两人看着鲜红地车站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"我们……已经被困在这一整天了……"

    丹枫安慰着她的meimei,但是身体还是止不住地发抖。

    她没有听过如月车站的传说吗?那当然不可能……只是……她没想到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……

    "小恒……别怕……"她看着自己害怕的meimei,故作镇定道:"我们只要小心避开那些人……等一班列车来就好了……"

    "真的能等到吗?"丹恒小声询问道:"我……万一我们真的找不到了怎么办?"

    "那我们就顺着铁路走回去……"丹枫说道。

    "……"

    就在二人小心翼翼地前进时,一阵哐啷哐啷声传来,一辆破旧的电车驶入站台。

    "就是现在,小恒!"丹枫背起腿已经发软的丹恒,朝着电车奔去。

    就在丹枫一直脚踏入车门时,突然听到了丹恒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"啊啊啊啊啊jiejie!jiejie救我!"

    丹枫回头一看,才发现丹恒的腿被那些奇怪的人抓住了。

    "好痛……jiejie……好痛啊……"丹恒呜咽着,她被那些人向后拖去,她的手正紧紧抓着丹枫的手腕,但马上就要松开了。

    "小恒!!"丹枫赶忙抓住丹恒的手,试图将她拖会车厢内。

    "呜……呜呜……"丹恒死命地扒拉着丹枫的手,试图爬回车厢内。

    "姐……jiejie……"丹恒的身体被一点一点地向后拖走,任凭丹枫如何使劲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"小恒!小恒!!"丹枫绝望地看着丹恒被拖走,这时,一阵警报声响起,电车的门迅速关上。

    "等……等等啊!!!"丹枫尖叫道。

    但太晚了,那就是一瞬间的事,她看到眼前一片血红。

    电车的窗上溅满了鲜血。

    她的meimei,她的小恒……

    丹恒的头咕噜噜在地上转了几圈,滚到了她的脚下,她的meimei只剩下两只断臂和一个头颅了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被永远留在了车站。

    她呆滞地看着车外丹恒仍颤抖着的躯体,鲜血染了一地。随后电车缓缓驶去。

    "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"

    "小恒!小恒!!小恒!!!!"

    她绝望地拍打着车门,但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列车渐渐离开站台,她看着自己离那片地方越来越远,她无力地跪坐在地上,失声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"小恒……小恒……小恒……"

    她的泪水滴在丹恒散落在地的黑发上,也滴落在丹枫染满血迹的面庞上。

    她无力地抱起丹恒的头颅,站起身来,朝着电车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越往前走,地面上的鲜血越多,她转头一看,破碎地车窗上倒映出丹恒的脸,但她的脸被一团黑雾糊住,看不清面孔。

    "小恒,小恒?"她急忙凑近车窗,看着那张黑雾的脸在她面前放大。

    随即,黑雾发声了。

    "jiejie……"

    "jiejie……我一个人……好孤独……好寂寞……"

    "jiejie……来陪我吧……"

    "小恒……"丹枫有些害怕地后退了几步,看着一双鲜红色的眼睛从那团黑雾中冒出。

    "jiejie……jiejie!!!"声音变得尖细且凄厉起来。

    "你是不是不想陪我!jiejie!!!"

    丹枫看了一眼自己怀中抱着的头颅,声音颤抖道:"不,你不是小恒,你是谁?"

    血色的眼睛瞪大着注视着她,血泪从眼眶中流出,顺着车窗滴落在地。

    "我是……你最爱的meimei啊……"

    "jiejie,让我带你走吧……哈哈哈哈……"

    一只满是鲜血的手从车窗探出,随后一具无头的身体缓缓爬出,丹枫能认出来那是她们学校的校服。

    "小……小恒……"丹枫惊恐地看着渐渐站立的无头身体。

    "不,不要!"她吓得浑身都在颤抖,她抱着丹恒的头颅拼命地向前奔跑着,根本不敢回头去看。

    不知道跑了多久,这一块的电车已经破的不忍直视了,丹枫也不敢回头,她已经精疲力尽了,她看着怀中双目紧闭的meimei,眼泪又不自觉地涌出来。

    "我撑不住了,小恒,我真的……"她哽咽道。

    她看向窗外,天变得血红,依旧是那座大桥,依旧是那孤零零的大桥,她发现上面有个人影。

    随后人影径直掉入水中,溅起水花。

    那辆并行的列车再度出现,但这次并没有那同她和丹恒相似的诡异人,而是正常的列车。

    列车上的人挣坐着自己的事,没有一个人朝着她看来。

    "救,救救我……"丹枫的手靠在车窗上,她大声呼救着,希望能引起别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"救救我,救救我!!"

    "jiejie,不要挣扎了……"

    "陪我一起……一起走吧……"

    "我们姐妹要……永永远远……在一起……"

    丹枫回头一看,那无头的身体站在她的身后,她的身边围绕着一群面目正宁的人……

    不,那绝对不是人,那是鬼!!!

    "不!!不要!不要过来啊啊啊啊!"丹枫失声尖叫着,随后她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一整天旋地转,随后她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看见自己的身体颤抖地从脖颈出喷出大量鲜血,随后颤抖地倒在地上抽搐。

    她手上抱着的头颅也掉在地上,骨碌碌的滚想一边……

    她看见那些鬼一拥而上,分食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她的衣服被撕扯碎了。

    她的胸乳被撕咬着,流出黄澄澄的脂肪。

    她的腹部被撕咬着,她看见自己的肠子被拉的长长的,粉嫩的zigong正被一只鬼啃食着,鲜血和rou屑落了满地。

    她听见骨头被啃咬时嘎吱嘎吱地声音……

    她望向通红的天空,渐渐没了意识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并未合上,泪痕浸了满脸……

    丹枫从噩梦中醒来。